酌情分得遗产权的行权条件

 成功案例     |      2018-10-30 | 阅读人数:56

案情简介:
  曹某与李某系夫妻关系,两人育有四子女:长子李A,次子李B,长女李C,次女李D。曹某于2015年9月9日去世。贺某为曹某的外甥女,2011年至2015年期间曾与曹某共同居住并照顾曹某,2011年4月起按季度从曹某家人处领取生活补贴开支,每月一千元至一千五百元不等。曹某一家在双榆树有三套房屋,贺某与曹某住一套,曹某子女居住在另外两套。被告称因与母亲住在一起,子女一直照顾母亲。  
  贺某为被继承人曹某的外甥女, 2011年11月起曹某一直由原告照顾,直至被继承人去世前二十几天。原告贺某诉请依法分割被继承人曹某名下A房产和存款。
  被告辩称,不同意原告贺某的诉讼请求。贺某既没有被曹某抚养过,也没有赡养过曹某,不享有继承权。
法院判决:
  从贺某的依据上看,贺某依据《继承法》第十四条之规定即“对继承人以外的对被继承人扶养较多的人,可以分配给他们适当的遗产”来主张分得曹某的遗产,其应当证明其扶养较多,且其进行的扶养并非基于雇佣等对价关系。
  本案中从“照顾”的角度看,贺某作为亲属,与曹某共同生活几年时间,确对曹某进行了照顾,并对其精神上有所慰藉;但从“扶养”的角度看,曹某有自己的退休金,有能力供养自己,其子女又均与曹某相邻居住,可以随时照顾自己的母亲。在贺某与曹某生活期间,贺某一直由被告支付生活费用。曹某子女有能力且实际对曹某尽了赡养义务,子女的赡养才是主要的“扶养”。庭审中,原告贺某提供了证人证言,证明其尽了较多扶养义务,且曹某曾表示将房屋留给贺某。但证人均与原告存在亲属关系,且其证言不能证明曹某有立遗嘱的意思表示。故上述证言法院均不能采信。
  “照顾”不等同于“扶养”,对于继承人之外的贺某而言,其并不能提供证据证明作为子女的被告未尽到赡养义务,亦不能证明其对曹某尽了较多扶养且未取得对价。故其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。其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,法院均不予支持。
河南盈法律师事务所刘钰龙律师表示:
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》第十四条规定了酌情分得遗产权,明确了在两种情形下继承人以外的人可以对遗产进行酌情分配。其中第二种情形正是本案中贺某诉讼请求所依据的“继承人以外的对被继承人扶养较多的人,可以分配给他们适当的遗产”。对于酌情分得遗产权,可以从以下方面进行考量:
  1.酌情分得遗产权的主体
  酌情分得遗产是与继承、受遗赠等方式并列存在的一种取得遗产的方式,其主体限定为继承人以外的人。为非继承人赋予酌情分得遗产权,一方面有利于弘扬尊老爱老及养老恤幼的传统文化,另一方面则是基于权利义务相一致原则,应当给予扶养较多的非继承人适当的遗产份额。
  2.酌情分得遗产权的条件
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》第十四条以“扶养较多”作为分得适当遗产的条件,可见是否享有酌情分得遗产权的决定性因素是扶养关系。对扶养程度的认定难以确定统一标准,需根据实际情况进行个案认定。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<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>若干问题的意见》(以下简称《意见》)第三十条进行判定。《意见》对尽主要赡养义务或主要扶养义务的认定标准为“对被继承人生活提供了主要经济来源,或在劳务等方面给予了主要扶助”。
  而无扶养义务的非继承人分得遗产的条件是对被继承人“扶养较多”,故此处“较多”可以理解为“达到了尽主要扶养义务的标准”。
联系电话:17603862091.
律师联盟总部:郑东新区千玺广场十层
联盟分部:郑州市惠济区长兴路22号银江商务楼7层 
联盟分部:周口市淮阳县龙都大道65号盈法律师楼4层